快乐十分 > 上海通用凯迪拉克汽车 >

上海通用2020年冲击300万销量10%为新能源车_快乐十分2.3.5.8组合

发布日期:2018-12-27 19:36来源:未知

  4月14日,当天往返了一下上海,主要目的是当天下午听上海通用汽车总经理王永清、副总经理蔡宾先期透露了一下他们的2020年战略规划。

  王永清说,马上到来的上海车展前夜,4月19日,他们将举办一个“上海通用汽车之夜”的大型活动,通用汽车的全球高管几乎“倾巢”从美国出动前来捧场,主题是发布上海通用未来五年的战略规划,也就是2020战略。

  2020年战略的目标浓缩成一句线万辆的年销量,市占率将从目前的9.2%提升到10%;2020年产品油耗水平将要达到国家要求的5L/100Km,因此要传统汽油机持续优化、提升柴油机应用、提升新能源车比例等多种途经并举,且新能源车销量至少达到10%;豪华品牌凯迪拉克市占率要提升到10%,因此凯迪拉克产品如何能契合中国消费者需求,以及推出更多品类,是重中之重。

  2020年270万到300万的目标是如何得来的?王永清说,在目前国内乘用车市场销量的基础上,未来5年GDP如果年均增长7%、乘用车市场年均增长10%这样的历史经验值估算,2020年整个乘用车市场将达到2700万到3000万辆,上海通用的市占率目标是10%,因此保底销量目标至少需要达到270万辆,或者摸高到300万辆。看似前景广阔,但实则压力巨大。2014年中国汽车产能利用率只有68%,目前还有大量新产能在建设中。

  一是新能源车,因为届时国家的油耗标准将强制要求主机厂产品平均油耗降低到5L/100Km,靠传统方式必定无法满足法规,因此弱混、强混、插电式混动、增程式混动等车型都在开发和陆续开卖。据悉,2016年插电式混合动力版的凯迪拉克CT6将上市,2017年一款增程式混合动力车将上市,在满油满电后续航里程能达到700公里,纯电续航里程也在100公里以上,2018年Q4,将有一款泛亚和通用联合打造的插电式混合动力车上市。

  二是互联网与整车的结合。这块并未过多阐述,但也可以理解,因为这块目前毕竟只是探索阶段。王永清只是透露说,到2020年,上海通用所有产品上,都将装备有一套用户系统,安吉星只是其中之一,这些系统将能够迅捷准确地帮助主机厂收集用户的喜好和需求,快速反馈给开发团队。王永清认为,说互联网企业能直接把整车厂搞死,基本不太现实;整车厂如果不与互联网企业结合,也注定落后。蔡宾认为,互联网企业与汽车企业一定是强强联合、优势互补的关系,有了互联网的手段,能够大大加速汽车产品迭代的周期,能使汽车产品每次迭代时大大优于上一代产品。因此说互联网造车是颠覆,并不是说互联网企业来颠覆汽车企业,而是双方优势互补后,不断联合开发出新一带产品,去颠覆上一代产品。

  三是下游业务,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后市场,包括二手车、延保、快修、快保、金融等。近十多年来,中国快速成为世界第一大新车市场并牢牢占据了这一位置,但售后市场基本还处于一个初级阶段,这里充斥着万亿级的市场机会。在上海通用眼里,这是蓝海,但如何去切这个蛋糕,商业模式是什么,自己是否具备抓住蓝海机遇的能力,是目前高管层尤为关注的问题。

  未来5年,上海通用将每年投资200亿元、累计投资1000亿元以实现这一计划。旗下三大品牌都将要大幅优化车型品类。按照王永清的说法,不好卖的车型可以停掉,要快速抓准用户需求,推出用户欢迎的车型,每个品牌要覆盖更多的品类和细分市场。

  最近,上海大众、长安福特、北京现代、一汽大众纷纷以各种方式,比如降指导价、免购置税、无息贷款等方式,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宣传大战,并貌似营造了一种价格大战的氛围。销量前五的车企中,就差上海通用没有动作,媒体和消费者好像都在等着上海通用表个态。蔡宾就此说道,上海通用的产品终端价格,都是比对着和直接竞品的竞争关系来波动调整的,比如科鲁兹和某车型是100%的竞争关系(也就是品牌溢价一致),那么科鲁兹的终端价格一定会盯着这款车的终端售价去定;如果某个车型比科鲁兹有溢价,那么科鲁兹的终端价可能是竞品的95%;如果科鲁兹相对竞品有溢价,那么终端价可能是竞品的110%。这样的价格调整在每个月、每个区域都是在不断调整的。

  这个话说得比较严谨和官方,不太好理解,笔者用自己的理解,用大白话翻译一遍。就是上海通用虽然没有跟着宣布个官方降价啥的,但上海通用车型的终端价格,会跟随竞争车型价格的变化而变化。消费者只需要去关注上海通用和其他车企产品的终端价格,比较优惠幅度变动就行了。

  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上海通用凯迪拉克汽车